花輪的林心電細台

關於部落格
  • 54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北行不行-巴士之戰


原本已經以為已經驅散的咳疾(前情可看這),最近不知為什麼又來和本人結連理,又開始容易咳個不停,想說該不會以前開刀的喉嚨發生什麼病變了吧,加上好友阿派一直在維恐天下不亂,一直在我旁邊耳語說著可能以前植入的矽膠在喉嚨走山了,已經掉入肺裡了囉,可能像這新聞的小女童一樣,加上我手術後原本二年應該要回去復診一次的大限也已經到了,所以就安排了這個週未的二天二夜健康探索兼他鄉尋故知之旅,前往天龍國台北!



   由於本人約莫一個月前就預約好周五晚上的門診,為了搶搭中午十二點前和欣的濟貧救苦399元專車,硬是十一點多就在火車站買好票等著上車了,原本想說早一二個小時到,但可以坐便宜的總統座椅還是很划算啊(手撥算盤),不用和鄰座的人貼來貼去,阿栽影..躲的了和尚,那你躲的了廟嗎?才發車沒多久,我們車上就開始打雷了,而且落雷點離本人相當近,經過本人大胆分析、小心查證之下,雷聲是發自於我前座的一個笑年大摳耶的睡覺打呼(雖然我很想在大摳後加入呆字,因為古語有云..大摳不離呆...但好像會得罪不呆的大摳人,所以我收回....但只講大摳就不會嗎..),本人研判應該是與鑽地機同等級的分貝量,這令我這種把耳朵貼在地上,就可聽到十里外馬蹄聲的人,如何忍受呢?(可惱啊可惱!..國劇老生的口氣來說出)


     而在四個多小時的車程,大約有三個半小時雷聲在我面前不曾間斷啊,好不容易他清醒幾十分鐘,轉小電視的夜市人生起來看,本人見事不宜遲,也好想趕快睡一下,結果...怎麼還有雷聲,而且聲音是從我的正後方傳來,結果是個禿髮剛睡著的老灰啊所傳來的,我才在想我花某人到底作錯了什麼,需要醬子被前後夾擊,令我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想不到我右側的小胖妹手機響了起來但隨著鈴聲唱完一整首電音舞曲,我想說幹嘛都不接,又再接第二首鈴聲開始唱的時候,我想這應該不是手機鈴聲,是胖妹把MP3用手機擴音來播,要邀我們一起進入瘋狂的搖滾世界,但本人面對三面夾擊,只想衝去拿滅火器360度噴射,大家一起玉石俱焚(磨刀中)!



     但想到家中貸款還有十幾年沒繳完,就硬是忍了下來,去搖晃一下右邊的胖妺,我猛然一看,此時胖妺是相當詭異的耳朵塞了耳機,但不覺耳外的世界有什麼異常,我請她可不可以把音樂調小聲一點?她說那裡有音樂(本人用手指了她的包包),她才去翻出來轉小聲然後就一句話也不回答了,經過醬的胖弟胖妹精心協奏曲的輪番凌遲後,目的地終於到了,然後拎杯整趟卻睡不到半小時!



由於到了也才三點半,整個離晚上掛六點還有好多時間,而且幾年沒來,沒想到整個台北客運站都變成在大樓裡瘋狂轉螺旋圈圈後下車,一般情節如果要描述我是從下港來的,此時左手我應該就要捉著一隻活雞的翅膀,右手還要掛著一個紅、綠、藍交錯的尼龍袋最好還標記著XX農會贈,那樣的下車,此時活雞還會鬆脫飛出去,本人開始追、趕、跑、跳、碰然後撞上不知名貴婦跌一跤的戲碼,貴婦緊接著就要說『那來的鄉下人啊,臭死了』(掩鼻)那樣,但還好那只是幻想,台北人不會醬的啦,你說對不對。然後在火車站附近閒晃好多下,二小時終於過去了,轉了三條捷運線後,終於讓我萬里尋親,看到再造父母蘇醫師,但非常靠杯的是,健保卡居然沒帶(暗暗暗).........未完待續




..........本集沒播畢,謝謝收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